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院新闻
第五届皖江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研讨会发言精要——上海版块
发布时间:2020-10-25 浏览次数:520

10月21日,第五届皖江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研讨会在安庆中院的主持下圆满结束。会上,上海浦东新区法院,苏州中院、九江中院、芜湖中院、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南京中院、宁波中院、合肥中院等八家法院围绕著作权司法保护裁判理念和工作机制、传统文化传承中的著作权、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著作权司法保护热点难点问题等论题进行了交流发言,其他法院进行了书面交流。

下面将对上海浦东新区法院、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及上海普陀区法院的交流讨论内容进行分享。

上海浦东新区法院 《优化裁判理念 创新工作机制 不断提升著作权司法保护水平》

上海浦东新区法院.webp.jpg

浦东区地处改革开放的前沿,各类创新要素聚集。近五年来,浦东新区法院受理的著作权类案件数量上升趋势明显,著作权侵权纠纷为主要案件类型,绝大部分是以侵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为案由的案件。

当前,以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为代表的“四新”经济发展迅速,在“四新”的背景之下,客体不断涌现,如网络游戏、短视频、IPTV回看功能、动漫影视作品、时间戳、区块链等,作品新的利用和传播方式层出不穷,浦东法院也在审判实践中遇到了许多挑战。法院审理的著作权纠纷案件呈现出诉讼内容生态化、纠纷形态网络化、案件事实技术化、维权模式商业化的四个新特点。

针对以上出现的新特点,浦东新区法院创新工作机制,改进工作方法,在实践中总结出审理著作权案件的五个主要做法,一是坚持司法主导,明确法律指引;二是坚持平等保护,保障合法权益;三是坚持严格保护,严惩侵权假冒;四是坚持比例协调,实现利益平衡;五是坚持机制创新,提升审判质效。

近年来,浦东法院在上级法院的指导下,依托最高法院自贸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调研联系点,紧抓执法办案第一要务,先后荣获全国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先进集体荣誉称号。2017年以来连续三年每年均有一起案件入选中国法院10大知识产权案件、一起入选50件典型案例,其中3件涉及著作权纠纷。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著作权纠纷案件审理情况介绍》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webp.jpg

近三年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包括四家基层法院共审理著作权纠纷案件58866件,其中2018年17550件,2019年18203件,2020年23113件。上知法院审理的新类型案件包括:全国首例电竞游戏赛事网络直播纠纷案、全国首例涉及认定网络游戏整体画面构成类电影作品案、“葫芦娃”“黑猫警长”美术作品合理使用案、电影《赛车总动员》知名动画形象侵权案、冒用网络游戏出版物号案、关于作品实际创作者认定的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纠纷案、关于搭建式模型作品的认定及侵权案等等。此次,就在审判实践中遇到的其他问题予以交流分享。

关于收费图片网站的法律认定问题。近年来,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纠纷案件呈现不同的情况和类型,其中图片网站因呈现出多种新的经营模式而引发对网站经营者法律性质的认定困难。有的网站约定上传的内容系上传者受网站委托创作的作品,上传者仅享有署名权,网站享有除署名权之外的其它权利。有的网站提供下载服务,且针对不同的内容或下载量等设置不同的收费标准。在审判实践中,对于目前呈现新业态的图片网站经营者的法律性质亦存在不同观点。近来,亦出现网站通过与上传者签约方式获得授权,网站提出合法来源抗辩。法院通过辨法析理阐明其侵权行为认定的法理,从而引导网站规范经营。

如初某某诉某网著作权侵权纠纷案,法院经审理认为,被控侵权作品虽然由案外人上传,但案外人对其上传的作品仅享有署名权,其余著作权属于某网,某网实际上是以著作权人的身份在其网站上传播相应素材。某网直接实施了向网络用户提供侵权视频的行为,而并非仅为设计师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应承担直接侵权责任。

关于“实质性相似”的审查认定问题。在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件中,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的认定虽是个老问题,但实质性相似的判断标准比较抽象,缺乏具体可规则性,在新类型侵权行为中仍存在困难。由此,对实质性相似的判断标准如何理清相对客观的比对标准,以限制自由裁量的主观判断空间,成为有必要探讨研究的问题。

如某起关于美术电影《葫芦兄弟》中葫芦娃角色形象作为美术作品进行著作权维权的案件,一审法院认为,被诉电影中极小比例使用“葫芦娃”服饰的行为构成合理使用。二审法院认为,虽然两个形象在头饰、坎肩及颈部嫩叶的搭配上有些许类似之处,但该些服饰元素部分并不单独构成作品,而且被诉侵权电影角色形象在脸型、眉形、眼睛、五官、四肢比例等多个方面与权利作品区别明显,未使用“葫芦娃”角色造型的实质性部分,两者在整体造型形象的表达上存在实质差异,不构成实质性相似。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 《涉网络服务提供行为著作权犯罪的实务思考》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webp.jpg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近年来兴起的移动聚合平台已经成为社会公众获取资讯、音乐和影视资源的重要途径,其服务的技术基础是通过深层链接,将其他平台的作品呈现在自己平台,使用户在不脱离聚合平台的情况下,从第三方网站下载或在线打开文件。在这一网络服务提供模式下,一些聚合平台未经权利人许可,替代作品权利人向受众提供作品,侵害作品权利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通过民事甚至刑事手段予以规制。具体到规制路径方面,对于这类犯罪手法的行为性质分析、入罪路径选择、要件审查认定标准是司法审理的难点所在。

网络服务提供行为在刑法语境下的性质探讨。对网络服务提供行为的刑事归责应综合技术发展对违法成本、损害后果、以及与信息自由间平衡等因素的影响,以此确立司法价值取向,而非一律将间接侵权排除其外,做“一刀切”式解读。著作权法是从积极权能的角度对于信息网络传播权进行界定的,而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则是一种客观的传播过程和状态,二者不能作等值的置换或者简单的对应,即不能简单地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界定中获取信息网络传播行为的定义。网络服务提供行为虽非典型的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而仅仅是基于互联网上已经存在作品,通过提供深层链接等网络服务帮助这些作品的进一步传播,但该行为的后果亦使得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在网络服务提供者建立的网站上浏览并观看作品,该行为性质符合信息网络传播行为的实质性要件,网络服务提供行为可以在刑法相关司法解释已作出将“通过网络传播行为”视为“复制发行”的前提下,直接按照其行为本身定性入罪,适用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侵犯著作权罪予以处罚。

网络服务提供行为侵犯著作权的入罪路径选择。尽管存在民、刑衔接的问题,但不能将前置法的概念直接嫁接到刑法中,民事上的帮助型间接侵权上升到犯罪情形并不一定等同于刑法共同犯罪中的帮助犯。刑法规制的是行为本身,在直接作品提供者的上传提供行为已经完成之后,网络服务提供行为是使传播渠道范围更扩大的“帮助”,这样的“帮助”不是刑法意义上的帮助行为。况且,以共犯理论中的帮助犯来认定这类网络服务提供行为也将面临直接作品提供者可能因其传播的作品数量、非法获利金额尚未达到入罪情形等尚不构成犯罪的情况。因此,此类网络服务提供行为不宜以刑法中的共犯理论来适用认定。

犯罪构成要件审查认定标准。民、刑衔接问题不容回避,须保持民、刑在网络服务提供行为构成侵权或犯罪认定上的协调性和一致性。对网络服务提供行为,一方面以民事上网络服务提供者对直接侵权存在“明知应知”的主观过错方可构成间接侵权为基础,另一方面也要遵循刑事司法的规律和规则。一是由于网络技术具复杂性,网络服务提供行为指向的直接侵权者可能具分散性、众多性特征,此时对“明知”的认定不应苛责至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需对分散、众多的所有直接作品提供者的侵权行为为“明知”,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明知”能有效指向其对传播的作品具侵权性为明知即可;二是主观要件方面,构成侵犯著作权罪的被告人需具“未经著作权人许可”而故意为之的主观状态,故网络服务提供者如构成刑事犯罪,其主观状态应仅限于“明知”,而排除“应知”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