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院文化
宿松法院:法院人的防控疫情日记
发布时间:2020-02-15作者: 宿松法院 浏览次数:2278

时   间:2020年1月29日
地  点:宿松县下仓镇洋普村

记录人:宿松法院干警吴波

夜幕下的洋普村宁静而安详,独自伫立在山头上,俯瞰着整个村庄,只有零星的鞭炮声才能让人想起现在还是在春节的气氛中,天空中一弯新月高悬着,繁星点点闪烁着,预示着明天应该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一扫半个月阴雨的阴霾天气,似在向我们宣示着情况的好转。

 从昨天被抽调进村开展疫情防控工作已经一天了,上午了解了整个村面上的情况,下午进村入户向群众发放明白纸,告诫群众不要走亲访友、四处串门,不要聚集打牌,有些群众十分注意疫情防控,在家也是口罩不离,但是也有一些群众仍然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串门打牌,三三两两有之。晚上我和村干们将一天摸排的情况再次整理了一遍,“哪些家庭有红白事”“哪些家庭有密切接触人群”,这些情况都需要一一来梳理,一天就这样忙忙碌碌中度过了。

暮色来临,回想起昨天被抽调下乡来,真有一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莫名想法,坐车出发的那一刻,内心颇有一种从后方上战场的感觉,尽管哪里都是战场,但又庆幸能作为“逆行者”的一员而高兴。

 “逆行者”这三个字今年刷爆了网络,想到能成为“逆行者”还是有一些兴奋的,以此上溯,全县216名抽调的党员干部都成为了“逆行者”,再以此上溯,千千万万为疫情防控而做出贡献的同志都是这场防疫战争中的逆行者。

 在这个和平年代,我们不再需要在战场上流血牺牲来为国效力,但是今日能够为疫情防控而勇往直前也算是为国贡献了。

 正如鲁迅在《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所说的: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拚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每一次的灾难,我们中华民族总会有英雄挺身而出,或你,或我,在这场为疫情防控而作出牺牲的所有人,无疑都是英雄。

 

 

一名下乡驻点疫情阻击战法官的“战地”日记

 

 
今天是入驻东洪村第九日,一夜失眠,开始写日记的时候,其实应该是第十日清晨。后悔没用失眠的时间来巡查卡点,至少还能替换一名值夜的村干,他们比我更辛苦。
 
宿松县下仓镇东洪村755家住户,登记在册2916人,还不包括停留在村里的外来人员,而村干仅8人。每日我们都会雷打不动的滚动摸排、重点监测、防疫宣传、卡点劝返、卫生整治、物资分发、数据统计……“滚动”两个字已经说的很形象:连轴转,工作量没有上限,改变的只有每天在不变的二十四小时里,想方设法提高效率。

 

每天工作部署,总要在前一天基础上,内容具体更具体,措施细致更细致,责任明确更明确,我一直担心布置任务的严书记,嗓子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哑掉,直到负责信息联络的干事告诉我,严书记以前是名教师。

 

在大家协力下,东洪村的疫情防控工作一直开展的紧张、有序,而且这几天又有进一步的升级。在镇政府统一部署下,联防联治的成效开始显现,就像高手围棋对弈(疫),各村东一枚西一枚的落子,开始连成一片,相信终有一天,全县、全市、全国的战“疫”队伍,会连成一条“大龙”,一举破除这个“疫劫”。

 

巡查和入户的时候,还有群众跟我们唠几句家常,仿佛生活如常。但街上行人并不多,且都戴着口罩,空气中自有一种紧张的气氛,结合来回巡逻车辆上大喇叭播放的宣讲,以及电子屏滚动展示的防控信息,勾勒出村民们外松内紧的生活常态。

 

法院入驻下仓、协助战“疫”的小伙伴,在组建的工作群里,偶尔苦中作乐的开一句玩笑,有时候十分钟、一个小时甚至过了一下午才得到回复,由此可见小伙伴们的忙碌。

 

驾驶班的王明敏,今天发了一张怀宁县人形河的定位图,就有小伙伴开玩笑,叫他去看看这河像不像人。其实我们清楚,“王帅”这段时间到处奔波,不可能有此闲暇。每当他分享路上的战“疫”见闻,我们就知道,他一定是在某个卡点等待体温检测,我调侃道:“王帅”一直在路上,能让他停留片刻的只有路卡了。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有无数人像他一样,为了战胜疫情、支援武汉而忙碌,或人不停脚,或车不熄火,或夜不合眼。他们汇聚成祖国身躯里流动的血液,向生病的部位运输着温暖的能量,沿路的卡点也发挥着白细胞般的免疫作用,排除可疑的感染源。所有人都在不同的位子上用自己的方式贡献着力所能及的力量。相比在等待和观望中坐立不安、垂头丧气,我们更愿意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希望。

 

年前结婚的时候,最好的朋友没能来参加我的婚礼,有过失望,直到我参加这次疫情防控期间,他打电话告诉我原因:在武汉疫情还没有确定的时候,他去过武汉,庆幸现在确诊无恙。我和他曾经一起在武汉求学、生活,武汉是我们的第二故乡,那里有他爱吃可我不爱吃的热干面,有我爱去可他不爱去的黄鹤楼,有三月人比花多的樱花大道,有堵车时望不到头的二桥……那时候的武汉充满烟火气息,但又众口难调。可留下过抱怨的我们,离开之后总会在某一夜的梦中回到她的身旁,现在她病了,我们的心又都不约而同地飞到那里。同学们自发筹建了支援武汉筹备物资的联络群。2009年,我们从五湖四海来到武汉求学,现在我们又因为这座城市重新联系到一起。通过媒体信息,我看到,武汉没有被击垮,相反的,褪去车水马龙的喧嚣,这座城市展现出历史沉淀后的静美,那是面对劫难的从容和坚强。原来,她令人难忘的市井烟火里,包含着芸芸众生的酸甜苦辣、嬉笑怒骂,承载着无数普通人珍贵的回忆与梦想。

 

武汉,多少人把她写进自己成长、打拼的的故事里,哪怕有人已经离她远行,哪怕有人已经年华老去,回首时,她依旧少年模样,等在我们开始书写梦想的地方。即使历经劫难,我们仍坚信,归来时她依旧保留着那份让我们魂牵梦绕、历久弥新的美丽。

 

今天早上,我和负责信息联络的严干事碰头,决定在完成日常工作的时间外,抽时间对手头的信息材料进行认真的梳理,除了规定填报的表格数据,我们还准备根据村里的具体工作安排,设计一些能动态反映每个人工作效果的图表,详细列明每个人每天应做的事,每件事情要注意的重点和要点,并进一步细化任务完成的时间节点,分类完善反映工作成效的图片和数据。

 

下午六点,我俩在处理最后一批图片,媳妇的视频电话被我随手挂断,然后才反应过来,匆匆短信解释了一句在忙,就继续工作,严干事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半个小时后用同样的答案回复了他家“领导”。

 

但要说明的是,挂媳妇电话,我们就是有这个胆,也决没这个心,何况胆都是问媳妇借的。

 

本来的打算是早点忙完工作可以好好地长聊。谁知道,晚上不是我耽搁就是她有事,最后只来得及道了一句“晚安”。

 

愧疚不是今天才有,而是一直就存在。

 

媳妇在医院,我在法院,工作的性质让我们平常就见面不多。结婚后因为疫情防控的需要,我们也没相处几天,就分开了。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似乎我这告白的头就没开好。

 

恋爱的时候常说带她去武汉街头走一走,樱花大道、东湖绿道、群光广场、龟山蛇山、江汉路、户部巷、博物馆、植物园……所有我曾经走过的地方,都要带她走一遍。

 

可是这个承诺一直没有兑现过。

 

如今,武汉“暂停”,全中国都在等武汉重新按下播放键。媳妇,日记为证,等到那一天,我们在武汉补一次蜜月,豆皮、面窝、鸭脖、煨汤、武昌鱼、油焖虾一样不落,哪怕是我吃不惯的热干面,也要陪你狠狠尝一尝。

 

晚上,加班、值班的村干和我们凑一桌吃饭,为了给我们加餐,计生专干吴姐,甚至把家里置办的年货都贡献了出来,还开玩笑说,就当给大家补一顿年饭。虽然是分餐,一桌几个人苦中作乐,竟然也吃出其乐融融的年味来。恍惚间,又回到除夕的晚上,家家早早关门闭户,准备和家人一起过大年。联想到“年兽”的传说,突然觉得,眼下的疫情,可不正是我们要除掉的“年兽”?换个方式来说,我们正在陪武汉一起过大年呢!

 

从除“年兽”演变成喜庆的过大年,这样的传统习俗何尝不是中华民族坚韧、乐观的精神传承。

 

晚上我莫名辗转难眠,希望媳妇能睡的安稳。

 

这一夜无数的战士奋斗在战“疫”一线,只希望更多的人能睡的安稳。 半夜大风阴雨,但那又如何,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我们且行,大雨倾盆的日子里我们且行,因为我们知道,即使是逆行,我们也不会是独行,我们的身边永远有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战友、我们的人民。愿逝去的人成为夜空中最亮的星辰,伴我们无畏前行。

(陈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