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看法院
《安庆日报》:信用修复,打开诚信重塑之门
发布时间:2020-01-15作者: 记者 查灿华 通讯员 金根林 浏览次数:8822

1月14日出版的《安庆日报》,报道了安庆法院开展失信企业信用修复工作。

2345截图20200115155039.png

 

信用修复,为失信企业带来新希望

公司发展再次步入正轨,对于张某来说,机会来之不易,得多亏法院送来的信用修复,“真是一场‘及时雨’,对企业的后继发展,有非常大的帮助。”

张某的公司位于市经开区罗冲工业园,是一家从事汽车刹车片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多年前,张某曾为一个朋友的企业担保借款400万元,后因朋友的企业经营不善,无法偿还欠款,张某受连带责任涉诉。因自己的公司资金盘子不大,尽管他拼尽全力也只能代偿部分,2018年,其企业被宜秀区人民法院纳入限制高消费。

“我跑业务不方便了,最重要的是,对我的公司发展影响特别大。”张某说,他只能依靠汽车、火车出行,过去的云贵川市场几乎丢失。而且,他的公司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有自己的品牌,每年的销售额都在增长,但因涉及诉讼,银行融资受阻,政府的政策性扶持等也不能享受。

宜秀区人民法院在走访中了解到张某的公司生产经营前景尚好,同时,他还解决了部分“4050”人员的就业问题,对社会有一定的贡献;此外,张某还主动去跟申请人沟通、协商,取得对方谅解,并做了还款计划。于是,法院决定帮他进行信用修复。目前,通过修复,张某已被解除了限制高消费。

吴某,是一个水泥企业的安徽总代理,他也因担保联保,承担了巨额债务。企业发展需要资金,但他的账户被债权企业申请查封了,无法续贷。法院找来双方协商,建议债权人让吴某账户解封,让他续上贷款,恢复发展生机,拥有偿还贷款的能力。最终,通过信用修复,吴某恢复了银行征信。

在安庆,像张某、吴某一样,通过信用修复重塑企业诚信的,已有400多家。

何为信用修复?简言之,是让失信主体重新获得“信用牌照”。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张赵洁介绍,被纳入失信或者限制高消费的被执行人名单的被执行人(含自然人及法人),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意愿,为了提高其履行能力,由当事人向执行法院申请信用修复,经法院审查认为符合条件的,可暂停对其适用信用惩戒,包括不发布、在失信名单中屏蔽或删除失信信息、缩短失信惩戒期限、解除出入境限制、解除或屏蔽与提高履行能力相关的限制高消费等。

由浅入深,信用修复走向批量处置

失信“黑名单”制度,对“老赖”们是重武器,一旦纳入,融资贷款、投标中标、出行消费等方面受到很大限制。这对有钱不还、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的“老赖”是咎由自取。但是对那些因投资失误、经营不善,特别是因碍于情面给他人担保而承担连带责任的企业和法定代表们,还是应该给他们发展的希望。

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张胜说,2012年至2015年,由于某些领域市场失范,酿成民间借贷、金融合同纠纷案件高发,发生了区域性的企业信用困难,企业、企业家被法院纳入失信,银行征信受损。2017年以来,全市法院依法发布失信被执行人35965人次,限制高消费45553例,范围较大,必然对企业生产、融资贷款产生影响。考虑到有些企业是因担保、联保承担连带责任,对于有意愿恢复信用的企业,法院也在积极研究依法帮助诚信经营企业化解债务压力、恢复企业信用的措施。

起初,法院把双方当事人找来协商,劝导申请人理解被执行人的困难,在双方达成分期分批还款的和解意向后,申请人同意法院屏蔽失信信息;对申请人不理解的,法院依职权办理屏蔽,解封解押,但这需要法官的担当,存在一定的信访风险,而且,这也只能解决个别企业的问题。2018年底,在开展创建国家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示范城市建设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市发改委联合开展企业信用修复工作,信用修复开始由零敲碎打发展为批量处置。

修复意愿强烈但履行生效判决能力不足的企业成为法院关注的焦点。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全市1546家企业纳入信用修复范围,在2018年11月、12月,全市法院共开办11期失信修复辅导培训班,对有修复愿望的符合相关条件的企业进行培训,特别对诚信企业文化创建、经营风险防控、拒执犯罪的法律风险等进行重点宣讲,774家企业参加培训并签订《失信修复承诺书》,到目前,已有400余家企业先后完成信用修复程序。

我市某建材公司作为这一批信用修复企业之一,就因“洗白”信用“污点”得到了重生。该建材公司是一家高新技术企业,因替他人借款担保被法院判决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苦于主债务人失联、担保人又拒不履行责任,该公司无力支付巨额担保款,被法院纳入失信黑名单,生产经营陷入停滞状态。该公司参加了市中级人民法院举办的信用修复辅导培训班,经法院与某银行协商,银行根据其履行义务的积极态度,同意该公司承担部分责任,放弃部分追偿权。该公司完成信用修复相关程序后,法院将其从失信黑名单中删除,得以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量化考核,创新打造信用修复机制

“已解决的这400多起,是浮在面上的、可以修复信用的企业。”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方向华说,还有些企业有修复的愿望,但是苦于申请执行人的态度,而企业短期内又确定没有偿还债务的能力,便被沉积了下来。为帮助这些企业解决问题,推深信用修复工作,市中级人民法院着力在规范和批量修复上下功夫,深化、细化标准和程序,统筹推动企业信用修复量化考核。

2019年11月1日,迎江区人民法院召开企业信用修复量化考核会议,首开企业信用修复量化考核试点工作。制定《信用修复操作指引》,设置修复信用考核9条标准,涉及自觉履行裁判确定的义务、配合处置抵押担保财产、执行人与申请人和解并约定分期履行、企业积极采取措施发展生产经营等方面。考核为计分式(总分250分),实行滚动式审查和定期重新评分制度。也就是说,只要企业达到了硬性条件要求,打分达到了一定标准,依照法定程序,就可对其实施信用修复。

迎江区内的一家投资公司就因量化考核评分达标,实现了信用修复。该投资公司因与中国某有限公司安庆分公司产生合同纠纷而成为了被告,经法院审理,他要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中国某有限公司安庆分公司工程款153.5万元及利息。但因资金困难其未履行还款义务,对方向迎江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在执行的过程中,法院查封了被执行人名下位于安庆人民路步行街的商铺。

“该投资公司在我院作为被执行人有多起案件,考虑到其在执行过程中配合法院执行程度较高,被执行人与申请人达成和解协议并在履行中,具有还款履行义务的意愿和合理的还款计划,我院经对其采用量化评分考核,评分245分,认为该公司符合信用修复标准,故对其进行信用修复。”迎江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程方长说,对该公司信用修复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该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系列案件的和解、履行,正面效果明显。

目前,量化考核工作已在全市全面推开,全市法院已实施信用修复量化考核47例。

“信用修复让失信主体重新获得‘信用牌照’,获益的远不止是失信主体,对优化营商环境、构建诚信社会也有非常积极的作用。”据市发改委调研员蒋物珍介绍,2018年底大范围的信用修复,就让安庆信用城市的排名,由全国的20多名上升到了16名。

信用秩序重在建设,2019年底,全市法院还在全省率先开展“执行难”源头治理试点,通过促进自觉履行,助力诚信体系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