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业务 / 民事
【调研报告】岳西县法院关于民间借贷案件的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20-01-06 浏览次数:3126

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以及其相互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成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发放贷款或相关金融业务则不属于民间借贷。近些年以来,随着经济的发展,民间融资活动日益频繁。岳西县民间借贷纠纷呈井喷式增长,涉案金额逐渐增大,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也给法院审判工作带来新的挑战。为更好的审理该类案件,优化营商环境,助力岳西经济发展,笔者就岳西法院民间借贷案件进行专题调研。

一、岳西县法院民间借贷案件的基本情况

(一)2011年至今民间借贷案件数据统计

1、案件数

2011年以来,岳西县法院共受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4155件。其中,2011年27件,2012年128件,2013年343件,2014年625件,2015年829件,2016年590件,2017年489件,2018年620件,2019年1-10月份共计504件。自2011年起,民间借贷案件极速上涨,在2015年达到最高值,之后一直保持在500件以上的高位。如图一所示。

 图一.jpg

(图一)

2014年以来,岳西县法院共执行民间借贷纠纷案件2462件(由于系统登记案由原因,2014年之前执行案件情况无法统计,执恢、执异、执保等字号案件未纳入统计,仅统计执字号案件)。其中,2014年275件,2015年529件,2016年408件,2017年391件,2018年480件,2019年1-10月份共379件。

 图二.jpg

(图二)

2、占比

岳西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占全部民商事案件的比例整体呈上涨趋势,在2014、2015年达到最高值后,稍有回落。占比分别为:2011年占3%,2012年占11%,2013年占20%,2014年占26%,2015年占26%,2016年占20%,2017年占16%,2018年占18%,2019年1月-10月占17%。如图三所示。

 图三.jpg 

(图三)

 岳西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执行案件占全部执行案件的比例一直保持在20%以上,分别为:2014年占29.98%,2015年占36.05%,2016年占29.62%,2017年占24.07%,2018年占21.68%,2019年1月-10月占28.54%。如图四所示。

 图四.jpg 

(图四)

 民间借贷案件中,进入执行程序的案件占比情况为:2014年占44%,2015年占63.81%,2016年占69.15%,2017年占79.96%,2018年占77.42%,2019年1月-10月占75.19%。如图五所示。

 图五.jpg

(图五)

 3、标的额

2011年以来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受案标的额合计100373万元,2013年至2017年标的额均达数亿元。其中,2011年为260万元,2012年为1371万元,2013年为11790万元,2014年为21071万元,2015年为22320万元,2016年为13283万元,2017年为11865万元,2018年为11083万元,2019年1月-10月为7330万元。如图六所示。

 图六.jpg 

(图六)

4、结案方式

2011年以来,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判决结案合计1711件,其中2015年判决案件数最多。调撤结案合计2018件,其中2018年案件数最多。具体分布如下:2011年判决9件,调撤15件。2012年判决58件,调撤56件。2013年判决132件,调撤154件。2014年判决249件,调撤278件。2015年判决413件,调撤330件。2016年判决295件,调撤284件。2017年判决208件,调撤187件。2018年判决205件,调撤401件。2019年1月-10月判决142件,调撤313件。其中2015年、2016年、2017年判决结案较多。其他年度多数以调解、撤诉等方式结案。特别是2018年以后,调解结案数远高于判决结案数。如图七所示。

 图七.jpg 

(图七)

 其中,以驳回起诉、终结、其他等结案方式结案的案件数呈上升趋势。2015年5件,2016年6件,2017年2件,2018年6件,2019年38件。2019年其他方式结案数明显增加。选取2011年、2015年、2019年三年民间借贷案件结案情况比较,如图八所示。

 图八.jpg

(图八)

 (二)民间借贷案件多维度分析

近五年以来,岳西法院受理民间借贷案件共计3032件,立案标的额为 65881万元。

1、从主体身份角度分析

民间借贷案件原、被告当事人多以自然人为主。近五年民间借贷案件中,原告为企业的仅有71件,其余2961件均系自然人起诉。被告为企业的有660件,其中多数列法定代表人、股东为共同被告。

 图九.jpg

(图九)

被告为自然人的案件中,涉及夫妻双方的约有97件。而原、被告双方均为企业的仅为12件。

2、从涉案频率角度分析

近五年,民间借贷案件中,当事人的涉案频率较高。同一原告起诉或同一被告应诉的案件较多。同一原告主体起诉10件以上达17人,4件以上58人。同一被告主体20件以上的2人,10件以上达30人左右,有 6人次为企业。其中有两家企业涉案50件以上,涉案标的均达千万以上。

3、从利息约定角度分析

在对近五年岳西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案件中随机抽取100件进行分析发现,借款双方约定利息高于年利率36%的为3件,利息介于年利率24%至年利率36%之间的为21件,利息约定低于年利率24%的为66件,没有约定利息的为10件。借条载明金额大于实际交付借款金额的约有46件。通过结算,将前期本金、利息计入后期借款本金,计算复利的约有13件。既约定利息,又约定违约金的有2件。

二、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特点

民间借贷实质上是一种非正规化的金融活动,自由、便捷。它根植于传统文化,在熟人社会语境下有深厚土壤,也有自身的特点。数据分析显示,民间借贷主体多在相互熟悉的自然人之间,借贷方式简单、随意,为单一个体的互助行为。

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方式的变化,民间借贷现象更为活跃。数据表现,自2011年至2015年,民间借贷案件数连续5年呈翻番式增长,自27件激增至829件。2016年以后,依然持续保持在500件左右的高位。年度案件的标的额也从百万位激增至亿位。民间借贷不再是熟人之间简单的友好互助,更多的反映为一种民间的、复杂的金融活动方式。通过对相关数据的抽样分析,可以发现民间借贷案件呈现出以下特点。

(一)民间借贷成为民间重要的融资渠道。民间借贷手续简单、方式灵活简便。一般而言,借款人出具借条或电话沟通,约定金额、利息、时间等简单要素,就可以获得资金,到位快。借贷资金的使用和支配完全取决于借款人意愿,不同于金融借款的用途限制、监管。人们为满足需要,更倾向于私人借款。借款的对象从亲戚朋友处进行延伸,形成了一段时间内特有的民间借贷市场。数据显示,近五年同一个被告案件数在10件以上就有30人左右。其中,有两家企业被告的案件数高达50件以上,标的额达千万以上。民间借贷已成为相当一部分企业、个人的重要融资渠道。

(二)借款双方利息约定高,且更为复杂、隐蔽,难以审查。从法律规定的 “不得高于银行同类贷款利率四倍”,到 “年利率24%”,我国对于民间借贷一直有利率上限规定,但当事人享有区域内的约定自由。100件抽样案件分析显示,约定月息3分以上的3件,月息2分以上的24件,低于月息2分的66件,两成以上案件利息约定高于法律保护标准。而在红线之内,相当大部分为月息1分或1分5厘,未约定利息的仅占到10%。总体而言,民间借贷利率高于金融借款利率。除此之外,借贷主体还对利息进行各种方式掩盖。100起抽样案件数据显示,涉及预扣利息的有46件,涉及计算复利的有13件,同时约定利息和违约金的有2件。累计叠加计算,六成的民间借贷未正当约定利息。

(三)出现职业放贷人,借款趋于职业化、格式化。职业放贷人,是对没有经过批准,以放贷赚取利息为业群体的统称,包含自然人、企业等。数据分析显示,近五年民间借贷案件中,同一原告20件以上的有2人,10件以上的17人,4件以上的58人。同一原告涉案频率远远高于其他民商事纠纷。而这些职业放贷人为高效、简便、规避风险,多数会印制格式化的借条、欠条、承诺书、担保函等书面文件,在姓名、金额、利息、违约金、日期等处留白,待放贷时由借款人填写,作为债权依据。 

(四)主体关系复杂,衍生问题多。数据分析显示,近五年民间借贷案件当事人多为自然人。这其中除了正常借款,有因分手费、青春损失费等形成的条据,有因合伙拆伙结算欠款,有因房屋买卖欠付的房款转化而来等等,民间借贷的背景关系复杂、问题繁多。而民间借贷的共同被告间也是矛盾重重。共同被告系夫妻关系的,很少存在共债共签或有足够证明系夫妻债务的证据。企业借款案件多数列公司、法定代表人、财务经办人或股东为共同被告,但原告自身却不明确还款责任主体,只是要求偿还借款,严格意义上的诉讼请求并不明确。但金融借款则进行了充分准备,比如夫妻共同签署合同、家庭成员或公司全体股东共同承诺等。

(五)借款资金复杂,矛盾难以调和。数据显示,2011年以来民间借贷案件标的额从200多万元激增至2015年的2亿多元,之后也一直保持在亿元的高位。巨大标的额的背后,有经济的繁荣,更多可能是民间资金的重复计算以及部分信贷资金的流入。据不完全统计,既当原告又当被告的当事人不在少数。金融借款纠纷案件的被告成为民间借贷案件原告的现象也时有发生。还有少数民间借贷案件的原告是农民合作社。民间借贷交易资金的性质复杂,矛盾难以调和。

(六)被告涉公司的群体性借款案件频发。数据显示,近五年民间借贷案件被告为企业的达660件,占20%以上。同一被告主体案件数在10件以上的涉及6家为企业。其中,被告某1公司的案件数达190余件,标的达三千万以上;被告某2公司的案件数有60余件,标的达二千万以上;被告某3公司的案件也在10件以上,标的在千万以上。这些企业主体一旦资金周转困难,极易引起群体债权人恐慌,进而连锁反应致诉讼案件爆发。除此之外,岳西企业已经存在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判处刑罚或正被立案调查的鲜活事例。比如,海克尔公司及其股东,在2009年至2012年间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累计达17800万元,未归还2189万元;萌生茶业的蒋卫霞非法吸收公众存款588.5万元,未归还298.37万元;映山红公司也正在被刑事立案侦查。企业借款、融资实属必要,但应当反思、吸取教训。

(七)涉嫌违法犯罪可能性大。随着民间借贷职业化群体出现、利息约定的隐蔽化、资金性质的多元化、主体关系的复杂化,许多非法行为掩盖在合法借贷行为之下。数据显示,民间借贷案件除了以判决、调撤方式结案的外,以驳回起诉、终结、其他等非常规方式结案的数量有所上升。自2015年的5件上升至2019年的38件,一定程度上反应了涉及违法犯罪的可能性在增大。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岳西法院移送的违法犯罪线索约18件,2019年至今则移送50多件。这其中可能涉嫌非法讨债、赌博、贿赂、虚假诉讼、高利转贷等多种情形。

(八)出现小额贷款公司借款、P2P网络平台借贷等新类型案件。根据相关规定,小额贷款公司的成立须经批准,经营须遵从“小额、分散”原则,且只能出借自有资金。但实践中却有小贷公司发放大额贷款或是变相吸储,也有小额担保公司变相放贷。通常而言,这类借款利息高且约定复杂。在当前全国开展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就出现了较多的利用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外衣进行高利放贷、套路贷、非法讨债、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的事例。虽然法律规定不明确,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对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5940号建议的答复”可以确定,这类借款适用民间借贷的相关利率上限(年利率24%)的规定。

   P2P网络平台借款更为便捷、快速,不受地域限制,但风险更大。有的以虚假高息利诱,短期内筹集大量资金后携款逃跑。有的专门针对高校学生,以“只需要身份证即可办理贷款”的噱头吸引借款,在到期后故意失联,主动制造违约,进行“套路贷”。比如2019年6月以来,岳西法院受理的20多起通过网络平台借款分期购买苹果手机诉讼案就是因网络平台借款衍生而来。

三、与金融借款相比较

(一)数据比较

近五年以来,全县共受理金融借款纠纷案件3508件。其中,2015年742件,2016年788件,2017年659件,2018年871件,2019年1-10月份共计448件。民间借贷案件数与金融借款案件数基本持平,总数略低(如图十所示)。

  图十.jpg

(图十)

其中,进入执行程序1658件。2015年269件,占比36.25%。2016年267件,占比33.88%。2017年326件,占比40.51%。2018年271件,占比31.11%。2019年1-10月份共受理316件,占比70.53%。民间借贷案件进入执行程序的案件比例多高于金融借款案件(如图十一所示)

 图十一.jpg

(图十一)

(二)特点比较分析

相比民间借贷主体的随意性,金融借款的原告方特定为银行业金融机构。两类借款的特点不一。首先,金融借款贷前条件审查严格。贷款人的征信、资金流水、生产经营状况、偿还能力等等均属于考量范围。其次,金融借款合同内容较为完备。除民间借贷中的要素外,还包含借款用途、借款发放、还款方式、逾期罚息、保证担保以及送达地址确认等事项。再次,金融借款为排除后期争议的准备文件较多。借款人是夫妻关系则要求共同签署合同,抵押物属家庭共同财产或公司财产的,则要求全部成员提供身份证明,并签署承诺书。进而,金融借款是固定模式的公开化贷款。金融借款的期限固定为半年、一年或两年等,信用贷款标的较小,抵押贷款标的较大。贷款的发放、还款、催收全程有痕。

(三)成因比较

金融借款案件成因多半是由于以下几点因素:一是借款人经营困难或是发生意外,确实无力偿还。二是贷前条件审查有纰漏、贷款用途监管不力。三是担保物所有人或保证人法律意识淡薄,不能正确认识签字、抵押的行为意义,在借款人违约后无法承担担保的后果。

(四)审理角度比较

除公告送达的金融借款案件外,借款人在诉讼后一般会积极筹款偿还。借款双方对事实多无异议,若存争议也仅限还款时间和偿还利息额方面。法律关系简单明了,极少有涉及违法犯罪的可能。

四、审判实践中难点问题分析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家鼓励创业政策的不断出台,很多企业急于做大做强,对资金的需求也日益旺盛。但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授信标准较高,加上民间投资渠道的缺乏,借贷行为不规范、诚信守约意识的缺乏等多种因素,活跃的民间借贷伴随出各种审判难题。

(一)证据单一,案件客观事实难以查明。大部分民间借贷案件证据单一,只有载明金额和期限的简单借条,没有正式合同。借款约定随意,款项交付不明确。现金交付等没有交付证据情况下,一旦被告否认或抗辩未全部交付,原告就陷入举证困境,可能只通过申请证人出庭或自圆其说来补充。虽然我国法律并未对款项交付进行具体明确的规定,但大额借款若不能举证,则难以被认定。有的案件仅以转账记录为证,缺乏意思表示;有的当事人证据意识缺乏,遗漏还款收条、承诺保证等重要证据;甚至还有当事人因负债多而躲避应诉。诸如此类,案件事实难以查清,在审判实践中只能依据全案证据及当事人陈述进行盖然性推定确定法律事实,难免存在与客观事实不一致的可能。 

(二)利息约定复杂,难以认定。数据及特点分析显示,相当一部分民间借贷案件利息约定方式多样,夹杂多重标准。比如,借款交付时预扣一个月利息,之后利息按月计算,然后一年借期届满后,本金和欠付利息一并结算,又重新出具条据约定后期利息。之后一定期限内未能偿还借款,放贷人又要求借款人出具承诺,若未按期偿还,又计算违约金等等。案件的审理中,举证不足案件事实难以查清时,利息更是难以确定。但不论以何种名目,合并计算超过年利率24%的利息不能得到法律保护。

(三)担保少,生效裁判难以执行。民间借贷手续简便,很少有要件齐全的担保。有的在条据上约定房屋、车辆抵押并收取保存产权证原件,但担保合同要件不全,也未依法办理登记,请求实现担保物权难以支持。有的碍于情面以保证人身份签字,但对签字风险、后果预估不足,保证人无法承担借款人不能偿还时的保证责任。还有的借款人利用同一个抵押物在多处借款,所借资金远远高于抵押物实际价值,违约后无力偿还。

(四)多重法律关系交叉,审判工作难以推进。人们基于各种原因发生借贷关系,而借贷本身又有可能涉及其他违法犯罪。在与其他法律关系交叉情况下,民事审判多有陷入困境的可能。依照民事程序规定,如涉及违法犯罪则须依职权移送至公安部门,民事案件中止审理。但实践中多数线索移送后不了了之,或以超过追溯时效而不予立案,民事案件在中止审理并耽搁相当长的期限后没有任何实际效果。有些依法不需要移送的情形在民事案件裁判后,又有可能因相关案件进入刑事程序,使得已生效的民事裁判结果受到刑事判决的影响,裁判公信力受到影响。

(五)群体性纠纷多,影响社会稳定。数据显示,民间借贷案件中有相当一部分借款主体是支撑经济发展的企业,而且企业借款一般累计的金额大,相关人员众多。一旦资金链断裂、涉及的民间借贷案件多,可能导致企业停工、倒闭,成为社会不安定因素。

五、建议及对策

(一)市场交易主体须理性、诚信交易。

1、出借方须理性评估风险后进行合理投资。富余资金持有者要算好经济账,在出借资金时,应理性评估风险,充分了解借贷人的偿还能力和借款用途。私人借款、P2P网络平台借款利息高但风险也高,切记明知用于违法犯罪的借贷行为无效。

2、借款方量力而行、诚信守约。企业、个人在筹集资金时,应理性衡量正常盈利与借贷利率的关系。借款利率远高于正常经营盈利的,即使缓解了燃眉之急,最后还是“挣的不够还”而负债累累。

3、保证人或担保物所有人合理负担。较多企业、个人借款时寻求熟人帮助,要求给予保证或担保,并在彼此间形成较稳固的“保证圈子”。圈子内成员互相保证、以物抵押,抱团融资。但若团队中一个主体资金断裂,同一资金链条上的其他主体势必会同样受困。

(二)政府、金融机构等指导、监管部门积极作为。

民间借贷作为金融市场的补充,有其存在的必然性和必要性。民间借贷案件增长、职业放贷人以及P2P网络平台借款的出现,无一不反映着市场的需求。但面对数据反应出的诸多问题,促使民间借贷的良性发展,负有指导、监管部门应当积极作为。一是拓宽中小微企业融资渠道。适当放松中小企业在金融市场融资的门槛,规范小额贷款公司的经营,监管信贷资金的用途和过程,将这一类民间借贷的市场主体引入金融行业监管范围内,缩小民间借贷的体量。二是充足民间闲散资本的投资产品。优化发展社会融资平台,给社会闲散资金找寻投资出路。比如基金、股票、黄金、理财等等,或者类似信用社成立时配发的股金,地方性银行的股权之类。加大金融产品创新力度,开发符合大众需求的金融产品,引导民间资金流向正规投资渠道。三是促进社会诚信体系构建。诚信的需要已经表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民间借贷不应有所例外。比如“蚂蚁花呗”、“借呗”、“芝麻信用”等线上平台,借款前须进行信用评分和授信额度评估。若搭建社会信用体系,并且在一定权限内对社会公开,市场主体可自行查询信用状况,或进行失信申报,将大大提高借款安全。

(三)法院应适度延伸职能,谨慎审理、依法裁判。

1、树立正确的审判理念,多元化解矛盾。民间借贷案件应当遵循民事案件的一般理念,既要充分尊重当事人意思自由,保护合法的借贷行为,又应当对其进行适当监督和防范,避免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促进民间资本的健康发展。一般情况下,借贷双方熟悉程度高,调解可能性大。在审理中应当加大调解力度,吸收力量多元化解,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非法债务则应谨慎对待,妥善处理。

2、合理分配举证责任,努力探求客观事实。民间借贷案件审理中须注意合同订立和借款交付两个层面并重,缺一不可。原告证据若不充分,被告抗辩后,原告负有进一步的举证责任,单凭转账凭证不能证明借贷合意。被告提出已还款的抗辩或是签字系伪造,则应举证证明,对笔迹真伪的鉴定负有申请提出和预交鉴定费的义务。

3、注重虚假诉讼及违法犯罪问题的防范和甄别。近年来,离婚案件存在一些恶意转移财产、虚增债务的情况出现。民间借贷中也不排除当事人为了获得既判力,故意起诉获取法律文书等虚假诉讼的可能。此类审查,法院的处境比较尴尬,关键在于适应不同发展阶段的不同司法需求。一方面,依照民事法律规定的自认制度,不涉及国家利益、集体利益、他人利益的情况下,当事人对自身的权利义务享有处分自由权。一般意义下,原告对被告认可的事实无需举证。另一方面,法院又应当审查是否违反法律法规,是否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现阶段民间借贷鱼龙混杂,司法权应当对当事人的处分自由进行适当干预,尽量要求本人出庭,注重审查主体的其他相关情况,综合利息约定和支付情况依法裁判。

4、加强部门协作、信息共享、风险联控。一是对民间借贷案件中发现的苗头性、倾向性信息,及时进行上报和开展调研,为党委、政府制定决策提供建议和依据。二是对于发现的小额贷款公司、小额担保公司的不规范经营可向相关监管部门提出加强监管的司法建议。三是加强与公安部门、扫黑办沟通,畅通移送渠道,相互支持,友好协作。四是在失信被执行人惩戒措施之外,探索建立失信人员的负面积分档案,作为工商注册、就职升迁的评价指标。

5、深入开展普法宣传,以案释法。进一步加强法制宣传的深度和广度,提高人民群众的风险意识。开展巡回审判、发布典型案例,统一裁判规则和裁判尺度,发挥裁判指引效能。加强个别高危群体的司法引导,为相关市场主体提供合理预期,从而促进民间借贷的规范发展。对涉及民营企业的案件,要衡平出借人与借款人的利益,审慎适用财产保全制度,依法保护企业的合法借贷关系,帮扶民营企业渡过难关,力争实现双赢。   

(作者:蒋黎明  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