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业务 / 民事
如何理解“个人债务清理制度”
发布时间:2019-09-29作者: 太湖法院 殷忠义 浏览次数:198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法院立场。

在司法实践中,有相当数量的案件,被执行人处于无财产可供执行的状态,即使法院穷尽一切执行措施,也无法实际执行到位,这类案件一般称为“执行不能”案件。这些案件中涉及法人企业的执行案件,可以通过申请破产或“执转破”程序,使该类案件退出执行程序,而大量涉及个人的执行案件却没有切实有效的退出机制。因此,这类涉及个人的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只能作“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处理,这只是程序性结案,当事人随时可能申请恢复强制执行。案件悬而未决不能实际终结执行,不能有效退出执行程序,使得积案越来越多,消耗了大量的司法资源。为此,最高法院周强院长于2018年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作的《关于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的报告》中提出:推动个人破产制度,完善现行破产法,畅通“执行不能”案件依法退出路径。2019年,最高法院再次提出要推动建立个人破产制度及相关配套机制,着力解决将针对个人的执行不能案件列入最高法院“五五改革纲要”之中。浙江省台州市两级法院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借鉴个人破产制度,在不同的阶段开展了不断探索。第一阶段,公司法定代表人在经营中违规操作致使公司财产及其个人财产高度混同,探索将公司股东财产与公司财产合并破产的处理机制,如2012年,浙江银象公司破产清算案。第二阶段,探索在执行程序中试行执行义务宣誓退出机制,通过执行义务宣誓,让诚信债务人退出强制执行程序。第三阶段,探索借鉴破产管理人制度,试行在执行程序中由管理人对被执行人财产及债务状况进行全面调查和清理,形成法院强制执行与管理人调查相结合的工作机制,为下一步的探索工作打好基础。

个人债务清理制度的主要内容:

1.明确个人债务清理程序运用条件。当债务人出现不能清偿债务原因,且债务违约时间在一年以上并已进入执行程序,或经法院强制执行措施后,财产不足或无财产清偿全部债务的,可运用个人债务清理程序,但如果被执行人存在因赌博、挥霍消费等不良负债,欺诈等规避执行的不诚信行为的,将不能运用债务清理程序。2、创设个人债务清理执转衔接程序。对于执行部门移送的个人债务清理案件,由破产审判业务庭审查后,参照企业破产法规定,启动执行程序转个人债务清理程序,立破字号审理,并进行公告。3.规范管理人债务清理职责。依法指定管理人,由管理人在执行程序查找财产的基础上,对债务人一定时期内的财产和债权债务进行全面清算,管理人债务清算后,债务人无财产或财产不足清偿债务的,提请法院裁定终结债务清理程序。4.拟定两种债务清理方式即债务清理程序和债务整理程序。5.进行债务人宣誓和行为保全制度,债务清理终结后,债务人要完成执行退出宣誓,法院可对债务人作出行为保全令,对债务人在债务清理结束后一定期限内的相关行为和身份资格进行限制,债务人在诚信考验期内遵守保全令规定的,期满可回归正常生活、工作和社会活动。6.对债务人不诚信行为加强民事制裁和刑事追究力度。擅离住所地,不配合债务清理;不提供相关财产资料,伪造债权人债务材料或作虚假陈述;转移、隐匿财产,逃避执行和债务清理,由法院根据不同情况予以训诫、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同时,法院可终结对债务人的债务清理程序,并对其恢复强制执行措施,防止债务人借债务清理程序逃避债务。一个有效的债务清理机制,确实具有一举双赢的优势。对诚信债务人而言,个人债务清理制度可帮助其摆脱过度负债的困境,重新规划工作与生活;对债权人而言,通过债务清理程序全面调查债务人财产及债权债务状况可以防止债务人转移、隐匿财产,惩罚不诚信债务人,同时,防止债务人对个别债权人进行单方面偏颇清偿,损害大多数债权人利益,从而实现债权人公平受偿;同时也能警示债权人在经济活动中可能面临的风险和代价,防止纵容过度负债的情况发生。对全社会而言,该制度能为大量的“执行不能”案件提供一个制度性退出路径,与强制执行制度配合形成一个“惩罚失信债务人、宽容诚实债务人”的债务处理新模式,从而有效化解久拖不决的债务纠纷对社会造成的风险和隐患,维护稳定的社会关系。

个人债务清理制度为下一步个人破产进行了有益的探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然而任何一项机制的产生,都会存在一些弊端,带来操作上的困境。中国有一个传统的观念,就是“人不死债不烂”,“父债子还”,有的债权人为图一时利益,当债务人向其借款时,不审查债务人的偿债能力,也不过问具体借款用途,出借大额资金供债务人使用,而当债务人经营不善(排除赌博、挥霍等行为)或其他客观原因,导致大量举债,且逾期多时,经法院强制执行,仍无力偿还,此时,欲使债权人豁免其债务,往往难以做到,他宁愿相信债务人总会有条件好转的一天,慢慢等待,也不愿放弃债权;还有债务人因赌博、挥霍消费等不良负债如何能调查清楚,依靠法院和管理人去核查难度太大;对债务人一定期限内的相关行为和身份资格进行限制,如何操作完成,由谁来有效实施也是难点;管理人履职缺乏资金支持,其报酬不能保障,难以提高其工作积极性,直接影响其履职效果。以上的困惑还需今后工作中不断探索、完善。总之,通过建立执行程序与债务清理程序衔接机制,将会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释放社会经济活力。